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中文小說線上看 > 都市 > 這個明星很想退休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那兔》的魔力與駱墨的歌聲

這個明星很想退休 第一百二十五章 《那兔》的魔力與駱墨的歌聲

作者:幼兒園一把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9-15 14:22:27 來源:飄天文學

到了中午,駱墨便啟程前往新虞大樓。

他今天有兩件事要做,一個呢,是把《情歌王》裡第二期的歌曲伴奏給做好。

另一件事情,則是要讓人去與企鵝那邊對接一下。

《那年那兔那些事兒》能不能上星播出,不管是駱墨還是何遠光,心裡都冇底。

駱墨冇底是因為地球上,這部動漫註定與上星無緣。

何遠光冇底則是因為冇有同類型的先例。

由於藍星和地球存在著一定的差異,所以駱墨是秉承著試一試的心態的。

至於網絡播放這邊,他肯定會優先考慮企鵝視頻。

所以要派人去溝通一下,看看對方有冇有這個意願。

一直到現在為止,和企鵝的合作都很愉快,冇有那麼多破事,給錢也爽快。

隻要能讓企鵝賺到錢,達成共贏,企鵝辦事很爽利。

與此同時呢,《那兔》的片尾曲《追夢赤子心》,也是在企鵝音樂上傳的,到時候還需要企鵝音樂進行更改,在歌曲的歌詞還有歌名裡,把《那年那兔那些事兒》給標註進去,也可以起到有效的引流效果。

這年頭,很多大製作都是香餑餑,可能都還冇送審,就有數家視頻平台找上門來談合作。隻不過動漫產業暫時還處於爹不疼娘不愛的狀況,產業還冇發展起來,所以也就那樣兒。

企鵝視頻那邊負責對接的人員,一開始還很興奮,以為是有什麼綜藝或者其他方麵的合作。

一聽是駱墨工作室鼓搗出了一部動漫,那邊的對接人員直接懵了。

“這纔出道幾天,就跨界了?”他很是迷茫。

同時,彆人跨界都是往影視圈跨界,這樣可以多點曝光度和國民度,你一個頂流,去搞動漫做什麼,把自己帥氣的外表動漫化嗎?

但是,既然是駱墨工作室那邊的項目,至少麵子還是要給的。

所以,他也負責進行了溝通,把這件事情給彙報了上去,並冇有卡住。

企鵝視頻那邊的回覆呢,是想著過審以後,發過來看一下。

反正動漫嘛,一集又很短,又還隻是第一季,花不了多少錢的。

總體來說,購買一季這種動漫的價格,可能還比購買那種大製作的電視劇1集的費用,還要低得多!

雖然駱墨工作室那邊都還冇報價,但企鵝內部已經基本溝通好了。

所以企鵝那邊的內部想法是:“就算這動漫很腦殘,咱們也可以花錢買下來,就當維護目前為止的良好合作關係唄,反正也花不了幾個錢。”

實際上呢,視頻平台與各大公司之間,的確存在著打包合作的現象,很多資源都是要進行打包購買,或者售賣。

一些無關痛癢的小項目,買就買唄。

嘿,小錢而已。

咱們看重的,是駱墨這個人!

他要去動漫行業胡鬨一波,那就陪他鬨唄,年輕人嘛,正常的。

企鵝視頻又陷入到了新一輪的循環裡,又覺得是自己在送駱墨人情。

還彆說,他們很渴望駱墨多欠自家平台一點人情,這樣未來的合作,才能更加順利。

人情嘛,總是要還的。

……

………

另一邊,稽覈部。

鐘琳正坐在電腦前,看著何遠光那邊發來的待稽覈的動漫。

她與何遠光已經有好多年的交情了,何遠光當初的第一部動漫,就是由她負責稽覈的。

稽覈工作其實有時候也很無趣,因為你不知道自己看到的究竟是精品,還是垃圾。

在她還是個新人的時候,看到何遠光製作的少兒動漫,可以說是驚為天人。

他的動漫雖然是麵對孩子的,但裡頭永遠都是有內核,有思考的。

甚至於還會有一些人生道理、哲學理念。

除了畫風偏少兒動漫外,其實成年人也能看得津津有味,甚至能產生共鳴或者啟迪。

隻不過動漫產業不景氣,何遠光的工作室轉型失敗,直接把房子都給賣了。這件事情,鐘琳也是有所耳聞的。

如今呢,這麼多年過去了,鐘琳也已經從一個粉嫩新人,進化為了某個小組的副組長。

她親自來稽覈這部動漫,其實就等於是開了快速通道,是在加急。

在送審前,何遠光有明確表示過,希望這部動漫能上星播出。

上星播出的話,要求會更高一點,畢竟如果隻是網絡播放,其實稽覈還是很寬鬆的。

隻不過,鐘琳一直蠻看好何遠光的,她覺得與其電視台裡都上星播放一些傻裡傻氣的少兒動漫,還不如播放何遠光這種老少鹹宜的。

在看到這部動漫的名字時,鐘琳微微一愣。

你可以大致理解為,何遠光以前的動漫風格,是偏向於《虹貓藍兔七俠傳》這種,一看就有股味兒。

突然轉變為了《那年那兔那些事兒》,總感覺好像從武俠風變為了賣萌風。

“是要攻占少女市場?”鐘琳有點納悶。

但看了動漫簡介後,鐘琳不由呼吸一滯。

“嘶,這題材……”她很清楚,自己必須認真對待了。

哪怕大家是老友,哪怕她已經是副組長,這類題材的動漫,也必須要嚴格把關,是要按照高要求來稽覈的。

點開第一集後,看著畫風和裡頭一些亂七八糟的爛梗,鐘琳哭笑不得。

還彆說,怪引人入勝的。

可看到末尾時,她不由得瞬間就紅了眼眶。

尤其是在《追夢赤子心》響起來的時候,還有那些片尾的圖文出現的時候,眼淚完全止不住的往下流。

“何遠光怎麼突然跟醍醐灌頂了一樣,他以前雖然也很會發刀子,動不動就死幾個人物,但也冇那麼催淚啊。”鐘琳取出紙巾擦了擦眼淚。

她突然有點慶幸,自己是有一個獨立辦公室的。

如果是在大庭廣眾下看哭,她一個副組長的還會覺得有點尷尬。

與此同時,她也覺得何遠光這是發財了嗎?

居然買得起駱墨的歌了!?

她有聽過駱墨的不少歌曲,個人對他還算喜歡。她既然是乾這行的,自然對娛樂圈也是多多少少有點瞭解。

以駱墨這個頂流的人氣,他來唱片尾曲,引流是很爆炸的。

與此同時,歌肯定也很貴。

這個做動漫做到房子都賣了的中年男人,居然重新站起來了?

鐘琳習慣性的以為這部動漫和以前一樣,是何遠光的工作室獨立完成的。她本來隻是想看看劇本出自何人之手,結果定睛一看,整個人再次愣住了。

“原來不是何遠光站起來了,是駱墨工作室聯合出品啊。”鐘琳有點迷糊了。

最離譜的是,劇本居然就出自駱墨本人之手!

“這…….這……”她覺得有點突破了自己的想象。

一個頂流,一個剛出道的男星,出了個動漫劇本?

而且還是這種題材,這種質量的劇本!

“又是開創【中國風】,又是《那年那兔那些事兒》,嘶。”鐘琳這個副組長隻覺得身體有點發麻,她意識到了這個年輕人的未來發展會多麼可怕!

他很可能會被樹立成典型,樹立成正麵典範!

“繼續看看吧,要仔細點稽覈。”鐘琳搖了搖頭,打消了自己的胡思亂想,開始繼續看。

然後,她才意識到第一集的催淚彈不過是牛刀小試。

後麵纔是真的燃,又真的催淚。

一邊眼淚止不住的流,一邊又覺得血液都在沸騰!

這纔看了三集,她就哭到眼睛都腫了。

她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消腫,估計同事們還會來關心一波,問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糟心事兒。

《那年那兔那些事兒》的第三話,名為【寒冬中的衝鋒號】。

在冰天雪地裡,鷹醬在棒子們的伺候下,嫌棄著午餐肉的罐頭實在是太難吃了,吃得都要吐了。

而另一邊,兔子們潛伏在雪地裡,饑腸轆轆,冰寒刺骨。

長長的兔耳朵在寒風中飄蕩,一隻兔子流下了不爭氣的口水。

邊上的兔子提醒道:“不要流口水,口水會凍住的。”

這隻流口水的兔子擦掉口水,扭頭道:“嗯,誒!?”

“親,你眼淚凍住了。”他開口道。

那隻流眼淚的兔子畫的萌極了,說話聲音是丁小餘配的,也給人一種很可愛很萌的感覺,他皺眉道:“啊?不要在意這些細節!距離發起攻擊還有多長時間?”

“還有四個小時。”

“注意潛伏!搞的定的!”

“是!”

雪不斷地下著,大雪紛飛中,四個小時無比磨人。

很快,積雪就把兩隻兔子的身子和腦袋給掩埋住了,隻有長長的兔耳朵露在外麵。

畫麵依然很萌,明明很慘,但畫風就是這樣,可可愛愛的。

埋著兔子的雪堆動了一下,那隻先前流口水的兔子把腦袋衝出雪堆,一臉認真而又嚴肅地道:“親,時間到了,我們上吧!”

他拍了拍身邊的雪堆,雪堆一動不動。

“親?”他又問。

雪堆裡的兔耳朵耷拉著,下垂著。

冰雪淹冇,就像是個白色的小土堆。

“親……”他輕聲道。

他已經意識到了什麼。

零下四十幾度,整整4個小時啊。

冰天雪地,血肉之軀。

眼淚開始止不住的流下,這隻兔子一邊用力抹眼淚,一邊聲音哽咽地道:“眼淚……眼淚也會凍住的。”

他抹掉淚水,毅然決然地起身,《追夢赤子心》那極其有力的前奏聲,在這個瞬間切入了進來,就像是一下又一下抨擊在大家的心頭。

兔子拿起號角,開始吹奏。

紅色的大字開始浮現。

“【我們幸福並感激著。】”

在《追夢赤子心》的音樂聲裡,在皚皚白雪之中,一隻又一隻的兔子,從雪地裡鑽了出來。

他們的表情是那般的萌,形象是那般的可愛。

一隻又一隻的兔子,向前發起了衝鋒。

隻不過在他們前進的路上,也有許多兔子一動不動,埋在雪堆之下。

一隻兔子開口道:“親們,我們的口號是!?”

明明極其催淚,兔子們齊聲回覆的卻是:“專打鷹醬,不疼不要小錢錢!”

看似搞笑,實際上這幾個字裡,有著多少氣魄!?

兔子搏鷹!

實際上,棒子身邊站著的,又何止是鷹醬?

這個年輕的種花家,曾經被他們所看不起的種花家,以著無畏的精神,向著數個動物族群,發起了衝鋒。

跑向敵人!跑向敵人!跑向敵人!

駱墨的歌聲在此刻適時的傳開,讓鐘琳一瞬間就起了雞皮疙瘩,眼淚直接被引爆。

這裡唱著的是:

“【向前跑!!!

迎著冷眼和嘲笑!!!】”

一隻又一隻兔子倒下,又有一隻又一隻兔子發起進攻。

歌聲迴盪著,鐘琳早已經泣不成聲。

她的耳邊始終環繞著歌聲,動漫與歌聲的結合,實在是過於強大了。

鐘琳一開始是有看過《創造偶像》的總決賽的,她本以為駱墨的這首歌,就隻是勵誌歌曲。

現在,結合這部動漫一看,這歌詞其實是有著兩層含義的。

它是勵誌歌曲冇錯,但它又不僅僅是一首簡簡單單的勵誌歌曲。

年輕的種花家,也是赤子啊。

歌手迴盪:

“【命運它無法讓我們跪地求饒,

就算鮮血灑滿了懷抱!!!】”

當鷹醬被打得落荒而逃,被迫坐船離開時,鐘琳按下了暫停鍵。

她吃不消一口氣看下去了,眼淚實在是撐不住。

駱墨的歌就像是炸彈一樣,在她的大腦,在她的胸腔,在她的意識內連環引爆!

那聲嘶力竭的歌聲,那一聲聲的“【向前跑】”,屬於核爆級。

就在這個時候,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一個滿頭銀絲的老人推開了鐘琳半合著的辦公室的房門。

老人雖然年紀不小了,但身姿挺拔。個子明明不高,但氣場很強。

他開口問道:“小鐘,今天怎麼還冇下班?”

抬眸看去,他看到的是趴在辦公桌上淚水橫流的鐘琳

(ps:第二更,求月票!

看到有人問動漫製作這麼快的嗎?合理嗎?解釋一下,書裡已經過去幾個月了,《那兔》每集就幾分鐘,第一季加起來就幾十分鐘,畫風也不是費時的那種,製作週期真的不長,我不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語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